您的當前位置: 首頁 > 熱薦 > 走進臨夏 >

老照片中的臨夏風光和建筑

2019-06-18?來源:中國臨夏網-民族日報 ?記者: ?點擊數:

臨夏作為華夏文明的發源地、絲綢之路重鎮、多種文明交融之地,在五千年中華文化歷史長河中留下了絢麗的倩影。無論是“導河自積石,至龍門。”(《尚書·禹貢)的記載,還是“只道河州天盡頭,誰知更有許多州。”(解縉)的感慨;無論是“輕鞭一揮芳徑去,漫聞花兒斷續長。”(高弘)的吟頌,還是“纜橫河岸浮為渡,磨引溪流水自推。”(楊一清)的贊嘆,都是史學專家、文人墨客對臨夏文化、地理的客觀描述。

曾創建中國邊疆學會的馬鶴天,歷任西北邊防督辦公署教育科科長、北平民國大學總務長、蘭州中山大學校長、甘肅學院院長、甘肅省政府委員、甘肅教育廳廳長和蒙藏委員會委員等職。他在所寫的《甘青藏邊區考察記》中是這樣描述臨夏風光的:“夏河流域宜農林,土門關外似江南。”

我國西部地區曾經歷過數次“開發”熱潮。其中規模宏大、影響深遠的當數抗日戰爭時期的西部開發。當時,由于西北地區自身的資源優勢,使抗日戰爭時期西北經濟開發具有了一定的經濟基礎。民國時期的西北地區地域遼闊,人口稀少,礦產豐富,工業落后。主要礦產有石油、天然氣、煤,水利資源豐富。工業以面粉加工業、棉紡織業、毛紡織業、火柴制造業為主。值得一提的是,西北地區的交通運輸業在經濟開發中起了積極作用。同時,隨著全面抗戰爆發后,大西北立刻變成全國抗戰賴以依托的大后方基地。1939年1月,國民黨五屆五中全會通過決議,認為當時長江南北各省既多數淪為戰區,西南西北則為今后長期抗戰之后方。太平洋戰爭爆發后,緬甸等地淪陷,西南地區通往國外的陸路通道被阻,西北地區因仍可與蘇聯進行陸路交通,其戰略地位日益重要。國民政府把西北地區作為抗戰建國的后方根據地后,對開發西北實行政策傾斜,加大了資金投入。但當時中國山河破碎,經濟凋弊,開發西部只能是鏡花水月。

但當時,中國現代著名歷史學家顧頡剛的《西北考察日記》、現代著名歷史學家王樹民《河州日記》,著名記者范長江的《中國的西北角》等都對臨夏均有較大篇幅的記載。許多有識之士,曾到西北地區考察、留下了一些紀行文字,其記載涉及不同時期臨夏地區的經濟、政治、文化、軍事、民風習俗、道路交通、山川景色、氣候物產等等內容,多側面地反映了西北地區的社會風貌,是深入了解西北社會、歷史、文化的極為珍貴的史料。

本版刊登的這些圖片由美國卡特·德布特·霍頓(海映光)拍攝,王建平、金有錄、周義明編著的《臨夏老照片》真實生動地反映了二十世紀二十至四十年代臨夏社會的自然景觀、人文風貌、生產生活,構畫了臨夏人共同的歷史記憶和家國情懷,本期精選刊登老照片中臨夏風光與建筑,以饗讀者。

(2019年6月17日《民族日報》四版)  圖/(美)霍頓  文/馬廉樸

河州鳥瞰  1933年·夏

碾米1941年·夏河州至大河家路上的鄉村石碾。

樹村莊   1933年·秋

街市  1933年·秋

城內一角  1933年·秋

石門和八卦亭   1933年·夏

河州八坊中的石門和八卦亭。石門上是寶頂造型。石雕和磚雕工藝都非常精美。


 郊外  1937年·夏

大片平整的農田鋪展開來,村莊、樹、河渠、溝壑分布其間,遠處為南山。

春耕  1933年3月

麥場   1933年·秋

離河州城20多公里的西郊(西鄉,亦稱陽洼山)一處打麥場,人們農閑時聚在這里閑聊。

收割后的大麻地    1933年·秋

城外人家  1933年·秋

郊外的大道    1932年·秋

河州城郊外的大路。老輩人回憶說,河州人都稱這條大路為“官道”,是河州駐軍平整了大路,并在路兩邊栽了樹,路上鋪設了石板。

前殿木廊  1938年

河州磚雕1933年·夏

碑亭  1938年·秋

河州西關城門外的碑亭,木質匾額上題寫著“名垂千秋”四字。亭子里面立著一塊石頭墓碑。

販羊  1933年·秋

在去往河州的官道上,商人騎著馬,趕著剛販來的羊到河州交易。

商道  1933年·秋

河州到蘭州的路上,馬和騾子拉著出行時供人休息和睡覺的車蓬,被當地人叫做“草窩子”。河州是古代絲綢之路的要沖,也是內地與西域的交通要道,自古以來就是商隊和旅客的必經之地。

責任編輯:馬忠德

發表評論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網站簡介 | 版權聲明?| 聯系我們?| 媒體矩陣?|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6201018???ICP備案號:隴ICP備12000652號??主辦單位:甘肅臨夏民族日報社
地址:甘肅省臨夏市紅園路42號???郵編:731100???電話:(0930)6219348???傳真:(0930)6212232
Copyright?2009-2010 中國臨夏網 www.fnqwod.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公鸡王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