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當前位置: 首頁 > 公示公告 >

全省兜底保障沖刺清零篩查工作指導手冊

2019-06-10?來源:未知 ?記者: ?點擊數:

 全省兜底保障沖刺清零篩查工作

指導手冊

   

甘肅省民政廳

2019年5月 

 

  

 

最近,省委、省政府“兩辦”印發了《脫貧攻堅沖刺清零六個篩查工作方案》,其中之一就是《兜底保障沖刺清零篩查工作方案》。為指導全省準確把握兜底保障相關政策規定,扎實開展兜底保障沖刺清零篩查工作,省民政廳編印了《全省兜底保障沖刺清零篩查工作指導手冊》。

請各市州、縣市區民政局組織參與篩查的人員認真學習、深入領會、融會貫通,并按照既嚴格執行政策規定、又具體情況具體分析的要求,逐項、逐人、逐戶、逐村、逐鄉開展篩查工作,精準認定保障對象,做到應兜盡兜、應保盡保、應退即退,確保不漏保、不錯保一戶一人,全力兜住兜牢困難群眾基本生活的底線。

  

 

一、兜底保障沖刺清零篩查工作方案

二、兜底保障沖刺清零篩查工作政策解讀

三、兜底保障工作有關案例分析解答 

 

兜底保障沖刺清零篩查工作方案

                          

確保脫貧攻堅兜底保障目標任務全面落實,根據省委、省政府部署要求,制定本方案。

一、篩查目標

堅持問題為導向,按照縣不漏鄉、鄉不漏村、村不漏戶、戶不漏人的要求,全面開展兜底保障篩查工作,切實摸清脫貧攻堅兜底保障方面存在的突出問題,做到底數清、情況明、數據準,建立工作臺賬,扎實推動整改,確保如期實現兜底保障目標任務。

二、篩查內容

(一)符合建檔立卡條件的農村低保對象和農村特困人員,未納入建檔立卡范圍的情況;對篩查出的未納入人員,及時交由縣(市、區)扶貧部門認定納入。

(二)農村低保一、二類對象和農村分散供養特困人員“三保障”和飲水安全未解決的情況,對篩查出的問題,按照部門職責交由相關部門研究解決。

(三)符合農村低保一、二類對象和農村特困人員救助供養條件,但沒有應保盡保、應養盡養,存在漏保、漏養的情況;對家庭人均收入已超過當年低保標準的農村低保三、四類對象,未按政策規定退出情況;對不符合農村低保條件的“五有”家庭,未及時清退的情況。

(四)納入建檔立卡的農村低保對象,家庭人均收入達到農村低保標準后,未落實漸退機制的情況。

(五)未脫貧建檔立卡貧困戶中靠家庭供養且無法單獨立戶的重度殘疾人、重病患者(不含整戶納入低保范圍的貧困人口),未落實單人戶施保的情況。

(六)農村分散供養特困人員,監護人領取供養金后,監護保障服務責任不落實,特困人員基本生活條件比較差的情況。

(七)脫貧又返貧的貧困人口,未按政策規定及時給予臨時救助或納入農村低保的情況。

(八)農村低保對象和農村特困人員保障資金未及時足額發放的情況。

三、工作步驟

(一)縣級自查(5月31日前)縣(市、區)政府精心組織相關部門、鄉(鎮)、村(社)干部和駐村工作隊員等力量,深入村、戶進行篩查,認真填寫相關篩查信息,做到“誰入戶、誰簽字、誰負責”。篩查結果經縣(市、區)黨委和政府主要負責同志簽字后,報市(州)脫貧攻堅領導小組辦公室和市(州)民政局。  

(二)縣際互查(6月10日前)。結合縣級自查情況,市(州)組織縣(市、區)開展相互檢查。互查情況經互查負責同志審閱簽字后,報市(州)脫貧攻堅領導小組辦公室和市(州)民政局。

(三)市級復查(6月20日前)。市(州)組織對各縣(市、區)自查結果和縣際互查結果進行復查,復查結果經市(州)黨委和政府主要負責同志簽字后報省民政廳。

(四)省民政廳核查(6月30日前)。省民政廳組成核查組,對各地篩查結果進行重點核查,檢驗各地工作開展情況,適時進行通報。

四、保障措施

(一)加強工作調度。州)要結合實際,進一步細化制定本地區實施方案,明確具體的工作目標、實施步驟、操作辦法和完成時限,并指導縣(市、區)圍繞篩查重點任務切實摸清底數,建立工作臺賬和問題清單,確保篩查工作務實、過程扎實、結果真實要堅持邊篩查邊整改,對篩查出的問題及時進行整改,整改到位的不再作為問題上報。  

(二)嚴格精準認定。各地要將篩查工作與“一卡通”問題專項治理、農村低保專項治理結合起來,嚴格保障對象認定條件。對符合條件的困難群眾及時納入相應救助范圍;對有突出困難的家庭,及時按困難程度加大臨救助力度,確保困難群眾基本生活不發生問題;對不符合條件的及時予以清退,切實做到應保盡保、應救盡救、應退即退。  

 附件:1.兜底保障精準篩查情況統計表(一)

   2.兜底保障精準篩查情況統計表(二)  

 

兜底保障沖刺清零篩查工作政策解讀

 

當前,全省脫貧攻堅已進入倒計時、最吃勁、最緊要的關頭。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甘肅是全國脫貧攻堅任務最重的省份”“脫貧難度極大”,明確要求“不獲全勝、決不收兵”。在脫貧標準上,既不能脫離實際、撥高標準、吊高胃口,也不能虛假脫貧、降低標準、影響成色;在脫貧問題上,要堅決整治虛假式、指標式、游走式脫貧;在脫貧責任上,對責任不落實、政策不落實、工作不落實影響任務完成的要進行問責。

特別是,習近平總書記對兜底保障工作提出具體要求:要健全社保兜底機制,完善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實現應保盡保,確保兜住基本生活底線。”各級民政部門要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關于脫貧攻堅一系列重要論述,充分認識做好兜底保障工作的極端重要性,站在決勝全面小康、實現百年目標的高度,堅決扛起兜底保障政治責任,使符合條件的兜底保障對象應兜盡兜、決不漏兜,以兜底保障工作的實際成效認真踐行“兩個維護”。

最近,省委、省政府“兩辦”印發了《脫貧攻堅沖刺清零六個篩查工作方案》,其中之一就是《兜底保障沖刺清零篩查工作方案》。這充分體現了省委、省政府對兜底保障工作的高度重視,也說明我們兜底保障工作還存在對象不準、底數不清等諸多薄弱環節。這次開展兜底保障沖刺清零篩查工作,篩查重點是方案明確的“八個方面”內容,篩查方式是逐村逐戶逐人進行篩查,篩查目標是準確掌握農村低保一、二、三、四類對象和農村特困人員底數,深入查找存在的突出問題,對能立即整改的問題立即進行整改,確保到6月底前做到情況明、問題清、數字準,為最后沖刺清零提供依據。

沖刺清零篩查不是對以往兜底保障工作推倒重來,而是對之前工作的深化、細化和完善。篩查工作要堅持實事求是,堅決防止拔高標準或降低標準。要聚焦重點,拾遺補漏,對標對表,過細篩查。要明確時限要求,嚴格按摸排時限、核查時限、整改時限、清零時限來推進工作。一要摸準底數。要逐項、逐人、逐戶、逐村、逐鄉過“篩子”,形成問題清單,建立問題臺賬。要通過自下而上報篩查結果與自上而下做檢查相結合,上下聯動,條塊結合,徹底篩查,摸清底數。二要加強調度。各市州、縣市區民政部門要加強對參與篩查人員的業務培訓和指導,使其懂政策、會篩查,及時防止和糾正政策理解有偏差、篩查工作不準確。三要強化監管。要通過全面篩查,徹底解決農村低保一、二類對象和農村特困人員“漏保”問題,解決農村低保三、四類對象“錯保”問題。對6月底關閘軋賬后再出現錯保、漏保問題的,要對相關責任人進行嚴肅追責問責。

為準確把握兜底保障相關政策規定,扎實做好全省兜底保障沖刺清零篩查工作,做到農村低保一、二類對象和農村特困人員應保盡保、應養盡養,農村低保三、四類對象應退即退或落實漸退機制,確保不漏保、不錯保一戶一人,全力兜住兜牢困難群眾基本生活的底線。下面,從“十八個方面”對兜底保障相關政策作一解讀。

一、關于兜底保障的對象范圍

2018年6月15日,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打贏脫貧攻堅戰三年行動的指導意見》(中發〔2018〕16號)提出:“為完全喪失勞動能力和部分喪失勞動能力且無法依靠產業就業幫扶脫貧的貧困人口提供兜底保障。”根據中央的政策要求,我省農村低保一、二類對象和農村特困人員統稱為兜底保障對象。

目前,兜底保障對象分為兩類,一類是納入建檔立卡的兜底保障對象,另一類是未納入建檔立卡的兜底保障對象。這兩類對象不同的是,未納入建檔立卡的兜底保障對象,是因為“三保障”和飲水不存在問題。納入建檔立卡的兜底保障對象,是因為“三保障”和飲水安全還沒有解決到位,這些人員“三保障”和飲水問題解決到位后,都要標注為“兜底保障對象”退出建檔立卡范圍。

二、關于農村低保一、二類對象認定條件

農村低保一、二類對象的認定條件有三個:一是家庭成員完全或部分喪失勞動能力,二是家庭人均收入低于農村低保標準,三是家庭財產符合當地低保規定。具備上述三個條件,即納入農村低保一、二類對象范圍。

需要強調的是,符合農村低保條件、主要成員完全或部分喪失勞動能力的家庭,是農村低保一、二類對象中的一個子集,也是主要部分,但不是一、二類的全部。農村低保一、二類對象,還應包括以下情況:

1、家庭主要成員有妊娠、哺乳、照護重度殘疾人或重病患者以及單親撫養學前兒童等情形的,可視為部分喪失勞動能力。這些家庭如符合農村低保條件,也要根據實際情況納入到一、二類保障范圍。

2、家庭主要成員有勞動能力,但家庭非主要成員因重度殘疾、患重特大疾病等剛性大額支出增加,生活入不敷出的家庭,也要根據實際情況納入一、二類范圍。

現在的問題是,有的地方對農村低保一、二類對象的范圍理解有偏差、太窄了,認為農村低保一、二類對象就是家庭主要成員直接完全和部分喪失勞動能力的家庭,以致符合上述兩個條件的困難群眾沒有納入到農村低保一、二類范圍,出現了“漏保”問題;或者將本該納入一、二類對象的納入到了三、四類對象范圍,造成了保障類別不準的問題。這兩個問題要堅決予以糾正,否則,我們兜底保障的“底”是沒有編密織牢的,兜底保障的政治責任是沒有扛起的,一旦出了問題,會造成很大的負面影響,將被嚴肅追責問責!

同時,對于農村低保三、四類對象,如家庭人均收入超過農村低保標準,除納入建檔立卡的三、四類對象落實漸退機制外,其他三、四類對象都要及時退出農村低保范圍。

三、農村低保、特困救助供養、殘疾人“兩項補貼”標準

(一)農村低保全省農村一類低保年補助水平為4020元(每月335元),二類低保年補助水平為3816元(每月318元),三類低保年補助水平為1008元(每月84元),四類低保年補助水平為696元(每月58元)。

(二)城鄉特困人員救助供養具備生活自理能力的特困人員年人均補助6426元,每月535.5元(生活補貼435.5元,照料護理標準100元)。部分喪失生活自理能力的特困人員年人均補助7626元,每月635.5元(生活補貼435.5元,照料護理標準200元)。喪失生活自理能力的特困人員年人均補助8826元,每月735.5元(生活補貼435.5元,照料護理標準300元)。

殘疾人兩項補貼 農村一、二類低保家庭中的殘疾人為每人每月100元;農村三、四類低保家庭中的殘疾人標準由市、縣自行確定。重度殘疾人護理補貼標準:肢體、視力、智力、精神一級(含最重類別為以上四種的多重)和智力、精神二級(含最重類別為以上兩種的多重)殘疾人每人每月100元;聽力、言語一級(含最重類別為以上兩種的多重)和肢體、視力、聽力、言語二級(含最重類別為以上四種的多重)殘疾人每人每月50元。

四、關于全省脫貧攻堅驗收標準執行過程中的有關問題

近期,省直有關部門在組織脫貧攻堅兜底保障工作調研時發現,部分縣(市、區)對脫貧驗收標準和兜底保障政策的理解不全面、把握不準確、工作指導有偏差。有的縣(市、區)為確保貧困村順利脫貧,在整村退出時將已納入建檔立卡范圍的農村低保一、二類對象降低至三、四類或直接退出保障范圍,出現“漏保”“漏兜”等問題,未落實脫貧攻堅“兜底保障一批”政策,造成一些完全喪失勞動能力或部分喪失勞動能力且無法依靠產業就業幫扶脫貧的貧困人口未享受兜底保障政策。對此,要把握好以下兩點:

1、正確理解脫貧攻堅兜底保障對象與貧困發生率之間的關系。貧困發生率是指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占當地農村人口的比例。兜底保障對象是指完全喪失勞動能力或部分喪失勞動能力且無法依靠產業就業幫扶脫貧的貧困人口,享受兜底保障政策。納入建檔立卡范圍的兜底保障對象“三保障”問題解決后,在貧困縣、貧困村脫貧摘帽時作為“兜底一批”標注退出建檔立卡范圍,但不能退出兜底保障范圍。

2、嚴格落實脫貧驗收標準。各地要嚴格落實2018年8月20日省委辦公廳、省政府辦公廳下發的《甘肅省脫貧驗收標準及認定程序》(甘辦發〔2018〕50號)和甘肅省脫貧攻堅領導小組《關于組織開展全省2018年度貧困退出驗收和扶貧對象動態管理工作的通知》(甘脫貧領發〔2018〕12號)關于識別納入建檔立卡范圍的一、二類低保戶、五保戶(特困人員),在達到‘兩不愁、三保障’后,繼續落實相關幫扶政策,在貧困村退出、貧困縣摘帽時,在全國建檔立卡信息系統中作為‘兜底一批’標注退出,繼續享受兜底保障政策,不得為貧困村脫貧而人為降低兜底保障對象保障類別或直接退出兜底保障范圍。

五、關于納入建檔立卡的兜底保障對象

根據“兩項制度”銜接政策規定,凡義務教育、基本醫療、住房安全“三保障”和飲水安全未解決到位的農村低保對象和農村特困人員,都要納入建檔立卡予以幫扶解決。

因此,對于農村低保一、二類對象和農村特困人員,凡發現“三保障”和飲水安全疑似存在問題的,如果還沒有納入建檔立卡范圍,就要及時提出來,協調相關行業部門進行認定,如確實存在問題就協調扶貧部門納入建檔立卡范圍。

六、關于農村特困人員認定條件

農村特困人員認定條件是:老年人、殘疾人和未滿16周歲的未成年人,同時具備無勞動能力、無生活來源、無法定贍養撫養扶養義務人或者法定義務人無履行義務能力。簡言之,就是“三種人同時具備三無條件”。

1、無勞動能力。一是60周歲以上的老年人,二是未滿16周歲的未成年人,三是殘疾等級為一、二級的智力、精神殘疾人,殘疾等級為一級的肢體殘疾人。

2、無生活來源。收入總和低于當地最低生活保障標準,且財產符合當地特困人員財產狀況規定的。這里的收入包括工資性收入、經營凈收入、財產凈收入、轉移凈收入等各類收入,不包括城鄉居民基本養老保險中的基礎養老金、基本醫療保險等社會保險和高齡津貼等社會福利補貼。

3、無履行義務能力。一是具備特困人員條件的,二是60周歲以上或者重度殘疾的低保對象,且財產符合當地特困人員財產狀況規定的,三是無民事行為能力、被宣告失蹤、或者在監獄服刑的人員,且財產符合當地特困人員財產狀況規定的。

未滿16周歲的未成年人同時符合特困人員救助供養條件和孤兒認定條件的,應當納入孤兒基本生活保障范圍,不再認定為特困人員。

七、關于對分散供養農村特困人員的服務保障

調研督查發現有的農村分散供養特困人員,供養金由監護人領取后,但沒有落實監護、保障和服務的責任,以致特困人員吃的不好,穿的很臟,被褥很破,家里衛生環境非常差,基本生活沒有得到有效保障。針對這一問題,要做好以下幾個方面:

1、鄉鎮人民政府與分散供養特困人員的親友、村民委員會、供養服務機構等簽訂委托照料服務協議,明確監護的具體責任,由監護人為分散供養特困人員提供日常看護、生活照料、住院陪護等服務。

2、鄉鎮領導和包村干部要定期走訪探視分散供養特困人員,原則上每月至少走訪探視1次,并建立走訪探視登記簿,及時發現并協調解決存在的困難和問題,加強對協議履行情況的監督檢查。

3、省、市、縣三級民政部門切實加大督導檢查力度,對落實監護、保障和服務責任不到位,特困人員吃、穿、住、醫等得不到有效保障的,及時更換監護人,確保分散供養特困人員平時有人照應、生病有人看護、安全不出問題。

最近,脫貧攻堅成效省際交叉考核反饋問題指出:一些縣對無力建房的農村特困人員,未統籌安排集中供養。”針對這一問題,要抓好以下幾個方面:

1、認真開展摸底排查,準確掌握有服務能力的農村集中供養機構、可用床位等底數,準確掌握有集中供養意愿和需求的特困人員底數。

2、對有服務能力的集中供養機構,加大規范管理和基礎設施改善力度,通過購買服務配備工作人員和護理人員,確保特困人員住得進、住得穩、住得安。

3、對集中供養意愿不強烈的特困人員,采取上門勸說、政策解釋等措施,引導其到服務機構進行集中供養。

4、加大敬老院撤并、改造、提升力度,對床位少、入住率低、設施條件差、安全隱患高的農村敬老院予以撤并,建設區域性中心敬老院,切實改善供養服務機構住、餐、醫、娛、安全等基礎條件,提升服務水平,吸引特困人員入住供養服務機構。

八、關于切實加大臨時救助的問題

為鞏固脫貧攻堅成果,中央和省上脫貧攻堅有關文件明確要求,對脫貧后又返貧的貧困人口,要及時納入社會救助范圍。”這里的社會救助,對我們民政部門來說,主要是指臨時救助和農村低保。

對于因病、因殘、因災、因學、因突發事件等,脫貧后又返貧的貧困人口,退出低保后基本生活又出現困難的,可首先考慮臨時救助,臨時救助后仍存在基本生活困難的,可按政策規定納入農村低保范圍。對返貧人口開展臨時救助,要做好以下幾點:

(一)合理確定救助標準。根據困難類型,臨時救助對象可分為支出型救助對象和急難型救助對象。

1、支出型救助對象標準。主要是因學、因慢性病等剛性支出而返貧的貧困人口。臨時救助標準是這樣確定的:臨時救助標準=當地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標準×臨時救助人數×困難持續時間。持續時間以月為單位,原則上最長不超過6個月。

2、急難型救助對象標準。主要是因災害、交通事故、突發重大疾病等急難事項而返貧的貧困人口。對于困難程度較重、救助金額較大的,參照支出型救助標準計算方法確定。對于因火災、交通事故、突患重特大疾病造成重大生活困難的,按照“一事一議”的方式,一次性給予不超過25000元的臨時救助金。

(二)主動發現及時救助。臨時救助重在“救急難”,一定要體現主動性、快速性、及時性不能等到困難群眾申請了才去開展救助。

1、健全完善“一門受理、協同辦理”機制、急難對象主動發現報告機制和“救急難”快速響應機制,及時發現因病、因殘、因災、因學、因突發事件返貧的貧困人口,做到早發現、早救助、早干預。

2、對于急難型救助對象,要落實“分級審批”、“先行救助”,簡化申請人家庭經濟狀況核對、民主評議和張榜公示等環節,切實提高救助的時效性。

3、要對符合臨時救助條件的困難群眾,定期進行研究解決,原則上每月研究解決一次,有效解決貧困人口的突發性、緊迫性、臨時性基本生活困難。

4、對年度社會救助資金結余較大,但開展臨時救助較少的市州、縣市區,省民政廳將通報批評,并視情提請有關部門進行嚴肅問責。

九、關于農村低保對象“五有”情形

甘民發〔2019〕42號文件規定的農村低保對象“五有”情形是:一是有5萬元以上機動車或大型農機具,二是有財政供給人員(僅限于具有法定贍養、撫養、扶養關系),三是有購買商品房(不含征地拆遷安置房等政策性保障住房),四是有經商辦理市場主體,五是有3萬元以上存款。

1、有5萬元以上機動車或大型農機具。這里的“機動車”指的是汽車、小轎車、摩托車、輕便摩托車、拖拉機、電動車等,不包括殘疾人功能性補償代步機動車輛。

2、有財政供給人員(僅限于具有法定贍養、撫養、扶養關系)。這里的“財政供給人員”是行政事業單位中經政府組織人事部門辦理任用、聘用手續的在職人員(含長休)及離退休人員,也就是在編財政供給人員。

不包括以下人員:行政事業單位中的遺屬、臨時工作人員,購買服務人員(公益性崗位),優撫對象、村干部、下崗職工等財政適當補助人員。

這里的“僅限于具有法定贍養、撫養、扶養關系”,也就是財政供給人員的直系親屬,包括財政供給人員的配偶、父母、子女。

3、有購買商品房(不含征地拆遷安置房等政策性保障住房)。這個規定很明確,各地落實中沒有什么疑問,這里不再贅述。

4、有經商辦理市場主體。主要是指辦理企業(開磨坊、面條加工、手工作坊)、個體工商戶(小賣部、跑運輸)、農民專業合作社(入股分紅)等。

需要強調的是,未投資、未入股、未營利、未分紅的農民專業合作社,不能作為“有經商辦理市場主體”的情形。

5、有3萬元以上存款。主要是指通過繼承、贈予、中獎、務工、合法經營而獲得的收入,不包括貸款、借款、社會救助金等。

總之,農村低保“五有”情形是硬傷、也是硬杠杠,只要信息核對出來,并經縣級民政部門和鄉鎮人民政府核實,確實存在“五有”情形且不符合農村低保條件的,必須及時退出農村低保范圍。當然也會遇到特殊情況,如因殘、因病等剛性支出較大,確實存在入不敷出、基本生活困難的,就不能退出農村低保,但必須向全村公示出去,在審批表中將“不予退出低保”的原因備注清楚。也就說,對于“五有”情形,還得具體情況具體分析,不能簡單地“一刀切”。

十、關于按單人戶納入農村低保的規定

申請或納入低保一般以家庭為單位。但也有按單人戶申請納入的特殊情況。對于按單人戶申請施保,省民政廳、省財政廳、省扶貧辦制定的《關于在脫貧攻堅三年行動中切實做好社會救助兜底保障工作的實施方案》(甘民發〔2018〕188號)規定了三種情形:

1、未脫貧建檔立卡貧困戶中靠家庭供養且無法單獨立戶的重度殘疾人。這里的“重度殘疾人”指的是未脫貧建檔立卡貧困戶中持有中華人民共和國殘疾人證的一級、二級重度殘疾人和三級智力殘疾人、三級精神殘疾人。有的同志問,聽力一、二級殘疾又不影響生產勞動,是不是可以不落實這一政策呢?當然不行,凡符合這一政策的,都要按單人戶納入農村低保。

2、未脫貧建檔立卡貧困戶中的重病患者。這里的“重病患者”指的是未脫貧建檔立卡貧困戶中獲得重特大疾病醫療救助的人員。

3、農村低收入家庭中靠家庭供養且無法單獨立戶的成年無業重度殘疾人。這里的“重度殘疾人”指的是農村低收入家庭中持有中華人民共和國殘疾人證的一級、二級重度殘疾人和三級智力殘疾人、三級精神殘疾人。這里的”“農村低收入家庭是指持有當地戶口、共同生活的家庭成員年人均收入低于農村低保標準的1.5倍 家庭財產狀況符合當地規定條件的家庭。

有同志問,按單人戶納入農村低保的重度殘疾人、重病患者家庭,如果全家實現脫貧了,是不是就得取消單人戶保?從上述三種情形可以看出,按單人戶納入農村低保的貧困戶實現脫貧后,如家庭人均收入低于農村低保標準的1.5倍,家庭中的重度殘疾人、重病患者仍按單人戶繼續保障,直至家庭收入超過這一標準。

十一、關于農村低保漸退機制有關規定

對于農村低保漸退機制,省民政廳、省財政廳、省扶貧辦《關于在脫貧攻堅三年行動中切實做好社會救助兜底保障工作的實施方案》(甘民發〔2018〕188號)是這樣規定的:

脫貧攻堅期內,納入農村低保的建檔立卡貧困戶(不含政策性兜底保障的建檔立卡貧困戶),剔除領取的低保金,家庭人均收入達到農村低保標準后,可給予一定時間的漸退期,實現穩定脫貧后再退出農村低保范圍。 原則上家庭人均收入達到農村低保標準的次月,可降低一個保障類別,享受降低后的保障類別六個月,即退出農村低保范圍;農村低保四類對象家庭人均收入達到農村低保標準后,繼續享受四類補助水平六個月,即退出農村低保范圍

從上面的政策可以看出,實施農村低保漸退機制的對象,僅限于納入建檔立卡范圍的農村低保對象,其他農村低保對象則是應退即退、不能漸退。

十二、關于“脫貧不脫政策”問題

現在,有的地方將“脫貧不脫政策”理解為“脫貧不脫低保”,以致大量的家庭人均收入超過今年農村低保標準的對象,仍然還在享受農村低保。

之所以出現這樣的問題,主要是沒有搞清農村低保制度與扶貧開發政策之間的關系。其實,農村低保制度和扶貧開發政策,是當前解決農村貧困問題的兩項重要制度,就好比車之兩輪、鳥之兩翼,兩者是并列平行的關系,不是互為包含的關系。這也是為什么中央和省上專門出臺文件,推進“兩項制度”有效銜接的原因。

通過梳理相關政策規定,“脫貧不脫政策”主要包括以下幾個方面:

1、對已退出建檔立卡范圍的貧困人口,不能脫掉扶貧開發政策,如產業扶貧政策、健康扶貧政策、危房改造政策,等等。

2、對于農村低保一、二類對象,是通過政策性兜底保障實現收入上的脫貧的,這一類對象雖然實現脫貧了,但肯定不能脫掉低保。

3、對于農村低保三、四類對象,剔除領取的低保金,家庭人均收入超過農村低保標準,就要及時退出農村低保范圍,這就是應退即退。

4、對納入農村低保的建檔立卡貧困戶,剔除領取的低保金,家庭人均收入達到農村低保標準后,給予6個月的漸退期,實現穩定脫貧后即退出農村低保范圍。這里是“漸退”,絕對不是“不脫低保”。

由此可見,“脫貧不脫低保”是一個不加思索、隨口而出的假命題,是政策理解上的嚴重偏差。俗話說,政策理解偏一點,工作落實錯一片。政策失之毫厘,工作謬以千里。這種政策理解偏差要及時予以澄清和糾正。

十三、關于農村低保覆蓋面與貧困發生率的關系問題

截至2018年底,全省農村低保對象為234萬,平均覆蓋面是11.2%,但全省未脫貧建檔立卡貧困人口為111萬,貧困發生率為5.6%。

農村低保制度和扶貧開發政策,保障和幫扶的對象都是農村貧困人口,但未脫貧建檔立卡貧困人口與農村低保對象相差123萬人,這在邏輯上是不相符合的。

應當看到,脫貧攻堅是一項階段性政策舉措,其目標就是做到“兩個確保”:到2020年確保現行標準下的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消除絕對貧困;確保貧困縣全部摘帽,解決區域性整體貧困問題。脫貧攻堅的標準,就是穩定實現貧困人口“兩不愁、三保障”,不愁吃不愁穿,義務教育、基本醫療、住房安全有保障。

而農村低保是一項長期性制度安排,主要瞄準收入低于農村低保標準的家庭,體現的是一個動態的相對貧困概念,保障的是社會上相對最低收入的這部分人群的基本生活。

隨著脫貧攻堅的深入推進,建檔立卡貧困人口不斷減少,相應地農村低保人數也應不斷減少,這是脫貧攻堅成效之所在。

但是,從調研的情況看,許多地方還不能正確理解把握農村低保覆蓋面與貧困發生率之間的關系。有的認為,貧困縣整縣脫貧摘帽后,貧困發生率低于3%,農村低保覆蓋面也應低于3%。最近發現,有的地方為了使貧困發生率控制在3%以下,將一、二類對象大幅退出了農村低保范圍或降為三、四類保障范圍。這種做法是非常危險的,是顛覆性錯誤,將直接造成兜底保障的“底”沒有兜住。

那么,農村低保覆蓋面與貧困發生率到底是個什么關系呢?對于這一問題,我們可以這樣去理解把握:

首先,農村低保對象嚴格按照認定條件,應保盡保,應退即退,不定指標,沒有比例,并與扶貧開發政策有效銜接。

其次,貧困縣整縣脫貧摘帽后,對于農村低保一、二類對象,由于已實現收入上的政策性脫貧,不計入貧困發生率之內。

第三,除農村低保一、二類對象外,農村低保三、四類對象覆蓋面與貧困發生率在邏輯上不應出現較大反差和矛盾。

第四,由于農村低保標準(2019年為4020元)略高于貧困人口人均可支配收入脫貧標準(2019年為3800元),農村低保三、四類對象覆蓋面應該比貧困發生率高一些。

按照上述四點要求,我們農村低保一、二類對象覆蓋面加上三、四類對象覆蓋面,整個農村低保覆蓋面就會處在一個比較合理的區間。

十四、關于低保金發放時限有關規定

低保金、特困救助供養金實行社會化按月發放,縣級民政部門于每月3日前將低保人員資金發放花名冊提供給同級財政部門,財政部門審核后于每月6日前將低保資金撥付至代發金融機構,代發金融機構于每月9日前將低保金直接支付到低保家庭的賬戶,確保低保金、特困救助供養金(還有臨時救助金、殘疾人“兩項補貼”、用電補貼等)通過“一卡通”及時足額發放到位。

十五、關于低保動態管理有關規定

低保動態管理,主要有四個制度。一是定期報告制度,二是定期核查制度,三是有效期管理制度,四是及時進退升降制度。

1、定期報告制度。《甘肅省社會救助條例》第十三條規定“低保家庭的人口狀況、收入狀況、財產狀況發生變化的,該家庭要及時告知鄉鎮人民政府。”現在,“定期報告制度”是“報憂不報喜”。農村低保家庭如果人口增加了、收入減少了、財產損失了,他可能會主動來找鄉鎮人民政府或縣級民政部門,要求提高保障類別。但是,如果人口減少了、收入增加了、財產也多了,他怎么會主動來報告呢?

2、定期核查制度。《甘肅省社會救助條例》第十三條規定“縣級民政部門和鄉鎮人民政府要對低保家庭的人口狀況、收入狀況、財產狀況進行定期核查。”

《甘肅省農村居民最低生活保障辦法》第十七條規定:“縣級民政部門和鄉鎮人民政府對農村低保一類對象每年核查一次,對二類對象每半年核查一次,對三、四類對象每季核查一次。”

正因為定期報告制度落實不好,所以定期核查制度就顯得尤為重要。現在,有的地方一去督查,就發現死亡人員、服刑人員還在享受低保。這說明這個地方定期核查制度就沒有落實。

3、有效期管理制度。甘肅省民政府辦公廳《關于進一步做好農村低保清理規范工作的通知》(甘政辦發2013146號)規定:農村低保一、二類對象2年有效期,三、四類對象1年有效期。

當然這個有效期,是低保對象家庭成員、家庭收入、家庭財產沒有變化或變化不大情況下的有效期,不是1年或2年內就不能調整。

4、及時進退升降制度。《甘肅省社會救助條例》第十三條規定:“低保家庭的人口狀況、收入狀況、財產狀況發生變化的,縣級民政部門要及時決定增發、減發或者停發低保金。決定停發或減發低保金的,要書面說明理由。”

這里需要強調的是,目前各地落實“書面說明理由”這一環節都不是很好,大部分是口頭告知,甚至有的根本不告知。必須明確,“書面說明理由”是一個規范性很強的行政文書,如果口頭告知或不告知,則是告知方式不合法,應視為“行政不作為”。如果保障對象一旦告你,一系列的行政復議、行政訴訟會很麻煩。所以這個事大家一定要重視起來,不要以為是小事情。

十六、關于低保審核審批時限要求

前段時間督查發現,有的地方審核審批農村低保申請,兩三天、四五天內就完成了整個程序。試想一下,審批過程中有兩次公示,光一次公示就要7天時間,兩三天是怎么完成的呢?毫無疑問,是基層工作人員不懂審核審批的規定要求。對于審核審批的時限要求,《甘肅省社會救助條例》第十一條明確規定“需要35個工作日”。這35個工作日,是這樣劃分的:

1、鄉鎮人民政府自接到申請之日起,20個工作日內進行信息核對、入戶調查、民主評議、審核公示,之后報縣級民政部門審批。

2縣級民政部門自收到鄉鎮人民政府審核意見之日起,15個工作日內進行入戶抽查、提出審批意見、張榜公示、作出審批決定。

上述所說的35個工作日,應是7周49天,也就是說,鄉鎮人民政府自接到申請之日起,到縣級民政部門作出審批決定,應該需要49天時間。這一點,給基層具體操作人員一定要講清楚,填審批表一定要規范起來。

十七、關于低保近親屬備案制度有關規定

今年2月份,民政部辦公廳印發了《2019年全國農村低保專項治理工作要點》,提出今年要突出治理四個方面的突出問題:一是整治形式主義、官僚主義,二是查處“漏保”問題,三是查處近親屬備案制度不落實問題,四是查處資金監管不力問題。

這里,重點說一下近親屬備案制度。民政部要求,要將近親屬備案制度建立落實情況作為治理重點,檢查各地是否對低保經辦人員和村(居)委會干部近親屬納入低保情況進行備案,是否做到檔案單獨存放,重點抽查復核,嚴肅查處農村低保中的“人情保”、“關系保”問題。

關于近親屬備案制度,《國務院關于進一步加強和改進最低生活保障工作的意見》(國發〔2012〕45號)和民政部《最低生活保障審核審批辦法》(民發〔2012〕220號)都有明確規定,具體是這樣的:

1、申請低保時,申請人與低保經辦人員和村(居)民委員會成員有近親屬關系的,要如實申明。

2、對已受理的低保經辦人員和村(居)民委員會成員近親屬的低保申請,鄉鎮人民政府(街道辦事處)應當進行單獨登記。

3、對單獨登記的低保經辦人員和村(居)民委員會成員近親屬的低保申請,縣級民政部門要全部入戶調查。

4、鄉鎮人民政政府(街道辦事處)、縣級民政部門要建立低保經辦人員和村(居)民委員會干部近親屬享受低保備案制度。

十八、關于積極穩妥實施農村低保對象動態管理

各地無論是開展農村低保對象精準認定,還是全面篩查,都要區分不同情況,根據具體問題具體分析,仔細甄別,不能搞簡單化、一刀切。

實際工作中,要采取多種方式,廣泛深入開展政策宣傳和思想引導,關注輿情,講究方法,制定預案,積極做好各種情況的應對工作。

對退出低保、情緒比較激動的人員,要有針對性地做好政策解釋、情況說明和安撫工作。

對已退出農村低保范圍,基本生活又出現困難的家庭,按政策規定及時給予臨時救助。如又符合農村低保條件的,要及時納入農村低保范圍。

通過扎實細致的工作,堅決防止極端事件的發生,確保動態管理慎重穩妥、平穩有序進行。

以上十八個方面的政策、規定和要求,表面上看比較零碎,但實際上是緊密聯系、相互貫通的,也可以說是“形散而神不散”。我們只有對這些政策規定系統學習、融會貫通,才能在實際工作中正確指導、正確落實,才能少出問題、不出大的問題,才能使兜底保障沖刺清零篩查工作取得實效。

 

 兜底保障工作有關案例分析解答

 

1、問:未脫貧建檔立卡貧困戶中,有殘疾人為聽力二級殘疾,但不影響生產勞動,能不能按單人戶納入農村低保?

答:甘民發〔2018〕188 號文件規定:對未脫貧建檔立卡貧困戶中靠家庭供養且無法單獨立戶的重度殘疾人,經個人申請,可參照單人戶納入農村低保范圍。

這里的“重度殘疾人”是指未脫貧建檔立卡貧困戶中持有中華人民共和國殘疾人證的一級、二級重度殘疾人和三級智力殘疾人、三級精神殘疾人。

因此,聽力二級殘疾也是重度殘疾,雖然不影響生產勞動,但也要嚴格落實按單人戶納入農村低保的政策規定。

但這里有兩點一定要弄清楚,一是如果未脫貧建檔立卡貧困戶家庭人均收入低于農村低保標準,就要整戶納入農村低保;二是如果未脫貧建檔立卡貧困戶家庭人均收入高于農村低保標準,就要按單人戶納入農村低保。不能遇到未脫貧建檔立卡貧困戶中的重度殘疾人、重病患者,只考慮按單人戶納入農村低保。

2、問:有一家5口人,老兩口已近70歲,兒子、兒媳為殘疾人(生產勞動存在較大困難),1個小孩正上小學。入戶核查家庭很困難。但老兩口還有一個姑娘在當老師,是財政供給人員。這一家人目前享受二類低保,應不應該取消?

答:這個問題是“五有”人員非常典型的個案從表述上看,這一家人享受二類低保是準確的,絕對不能取消低保。如果老兩口的姑娘不是財政供給人員(還有一定的贍養費),全家應該享受一類低保。因此,我們遇到“五有”人員,一定要具體問題具體分析、區別對待,絕對不能“一刀切”。當然,“五有”人員享受低保,我們要做好備案,以防審計指出問題能解釋清楚。

3、問:未脫貧建檔立卡戶中的重度殘疾人(智力一級殘疾)按單人戶保障了,如果這戶脫貧了,是不是就得取消保障?

:建檔立卡貧困戶脫貧后,如家庭人均收入低于農村低保標準的1.5倍,家庭中的重度殘疾人仍按單人戶繼續保障,直至家庭收入超過這一標準。

4、問:有這么一戶對象,三個孩子大的17歲,小的12歲,父親去世,母親改嫁(偶而回來看一下孩子,但在經濟上從來沒有給予孩子幫助,自己也無能力照顧孩子),現由祖父(退休工人,每月退休金2000多元)照看。這類情況該怎么處理?

:《婚姻法》第28條規定:“有負擔能力的祖父母、外祖父母,對于父母已經死亡或父母無力撫養的未成年的孫子女,外孫子女有撫養的義務。有負擔能力的孫子女、外孫子女,對于子女已經死亡或父母無力贍養的祖父母、外祖父母有贍養的義務。”

從表述上看,這一戶人,三個孩子與爺爺一起共同生活,爺爺每月有2000元的退休金。這是一個非常特殊的家庭,爺爺年紀已大,三個孩子都未成年。在入戶調查時,可以將他家的各項日常支出剛性支出列得更細一些,算得更充分一些,用收入減支出的辦法,來核清這一家人的人均收入。如果符合低保條件,就按程序納入,這樣納入就更有說服力,也體現我們工作的規范性。

5、問:有這么一戶人家,家庭人口4人,兩位老人年齡60歲以上,兩個兒子,一個肢體二級殘疾,一個肢體三級殘疾(兩位老人再無其他子女)。三級殘疾的殘疾證幾年前辦理的,目前實際情況是基本生活自理有困難,根本沒有勞動能力。該家庭二級肢體殘疾的享受特困供養待遇,其他三人享受一類低保,請問這個家庭4人能否都納入特困供養

答:民政部《特困人員認定辦法》規定:殘疾等級為一級的肢體殘疾人是無勞動能力的。對于這一案例,要根據實際情況靈活處理。

由于殘疾人等級的認定也有不準確的,或殘疾等級加重了卻沒有申請重新認定的情況,所以,我們可協調殘聯部門對這兩個殘疾人重新進行鑒定認定。

1)如果這兩個殘疾人重新鑒定后都符合肢體一級殘疾,那就全家4口人都納入特困救助供養。

2)如果這兩個殘疾人重新鑒定后不符合肢體一級殘疾,那就全家4口人納入一類低保。

3)如納入一類低保還有生活困難,再按政策規定給予臨時救助,確保他們的基本生活不出問題。

6、問:一個農村特困人員(肢體一級殘疾),在村里開了一個小賣部(注冊資金5000元,能掙個零花錢),特困應不應該取消?

答:不應取消。說明這個特困人員身殘志不殘,有自立自強的精神,他沒有“曬著太陽吃供養”,他還想進一步改善自身條件。

7、問:有一戶只有一個老人,今年83歲,有兩個出嫁的女兒。大女兒是親生的,今年63歲,出嫁在臨近的村子(生活也不太好);二女兒不是親生的,今年45歲,出嫁比較遠,出嫁后再沒有來過。該戶去年享受一類低保,今年精準認定時降為三類。降為三類的理由是該戶有兩個女兒可以贍養,這個理由對不對?

答:該戶的大女兒已是老年人、無贍養能力,二女兒雖有贍養能力但又不盡贍養義務(其實也無法盡贍養義務)。因此,這個理由是不對的。縣民政局和鄉鎮人民政府應重新核查認定。

8、問:有一戶全家4口人,戶主今年55歲,在家種地;妻子54歲,腿部二級殘疾,嚴重時下不了床;兒子29歲,在外打工錢沒掙上,還欠了別人不少錢;兒媳離家出走后再沒回來;孫女只有4歲。該戶全家4口人去年享受二類低保,今年4月降為三類。降為三類的理由是,該戶有兩個勞動力。請問對不對?

答:該戶是一個非常特殊的家庭。一是妻子是重度殘疾人嚴重時下不了床;二是孫只有4歲,已成單親,需要人撫養。實際上該戶符合部分喪失勞動能力的條件因此,降為三類是不合理的。縣民政局和鄉鎮人民政府應重新核查認定。

9、問:有一戶全家8口人。戶主今年60歲,精神、肢體二級殘疾;妻子62歲,患多種慢性病;大兒子已去世,大兒媳離家出走,留下兩個孩子大的14歲,小的8歲;二兒子做了入贅女婿,但戶口沒有遷走,生了4個孩子,3個孩子(分別為8歲、7歲、5歲)的戶口落在這個家里。這一戶全家8口人去年享受二類低保,今年4月降為三類低保。降為三類低保的原因是,戶主的二兒子有勞動能力。這個認定對不對?

答:這個家庭的戶主和妻子已無勞動能力,更無撫養能力,大兒子的兩個孩子已符合特困人員救助供養條件,應納入特困救助供養范圍。家中其他6個人,5人沒有勞動能力,還有重度殘疾人和3個未成年人,可以說是老弱病殘全部俱備,應視為全家完全喪失勞動能力。縣民政局鄉鎮人民政府應重新核查認定。

10、問:有一戶全家2口人,戶主今年62歲,未婚,視力一級殘疾;領養了一個女兒,已出嫁4年,戶口未遷出。由于父女實際扶養時間短、感情不深,養女基本不管父親的生活。戶主去年享受單人二類低保,今年4月降為三類低保。這個認定對嗎?

答:這一戶既老又殘,養女已出嫁,又不盡贍養義務,在生活上存在諸多困難,應享受一類低保才對。縣民政局和鄉政府應重新核查認定。

11、問:有一戶全家4口人,戶主今年45歲,身體健康;妻子37歲,患有精神類疾病;有兩個孩子,都在上小學。這一戶全家4人去年享受二類低保,今年4月降為三類低保。這一認定是否正確?

答:這一戶應屬于家庭主要成員部分喪失勞動能力,納入二類低保是合理的。縣民政局和鄉政府應重新核查認定。

12、問:有一戶全家2口人,周某今年55歲,患有腰椎病,并伴有腿疼。周某本來出嫁了,但丈夫亡故了,她就回娘家和母親一塊生活。母親今年78歲,患有高血壓、皮膚病。周某有一個兒子,今年18歲,在上高三,但戶口在丈夫所在的村。兒子的爺爺、奶奶已去世,家里也無其他人。周某和母親去年享受二類低保,今年4月降為三類低保。周某的兒子在另一個村享受一人四類低保。這個認定準確嗎?

答:這個家庭非常特殊,周某丈夫亡故,已是部分喪失勞動能力;周某一邊贍養母親,一邊供給兒子上學,雖有勞動能力但應視為部分喪失勞動能力。這個分兩個戶口的家庭,其實沒有實際意義上的勞動力。周某和母親應享受一類低保,周某的兒子在另一個村也應享受一類低保。縣民政局和鄉政府應重新核查認定。

13、問:有一戶全家7口人,戶主今年64歲,妻子今年62歲,患有慢性病。大兒子今年46歲,在外打工,大兒媳因病去世。二兒子今年37歲,在家種地,二兒媳離家出走。三個孫子女分別為8歲、7歲、5歲,在上小學一年級和幼兒園。目前該戶只有5人享受三類低保。這樣保障對不對?

答:這個家庭非常特殊,實際上是兩家人,而且兩家都是單親,可視為部分喪失勞動能力,全家7人均應納入二類低保。縣民政局和鄉鎮人民政府應重新核查認定。

14、問:有一戶全家3口人,戶主今年37歲,肢體四級殘疾(骶椎粉碎性骨折手術),妻子已離異;父親今年67歲,母親62歲。戶主因肢體四級殘疾,享受單人三類低保。這樣保障對不對?

答:首先,戶主肢體四級殘疾,不符合按單人戶納入農村低保的政策要求。但是,這一家兩位老人已無勞動能力,戶主作為家庭主要勞動力,骶椎粉碎性骨折手術被評定為肢體四級殘疾,可視為部分喪失勞動能力。如核查該戶符合農村低保條件,將全家3人納入二類低保。

15、問:有一戶全家5口人,于2015年脫貧。戶主今年70歲,是村生態保潔員,每年收入6000元;妻子今年69歲,肢體四級殘疾,患有肺氣腫等慢性病;兒子、兒媳今年30歲,在外打工;孫子17歲,在上高中。戶主妻子因肢體四級殘疾,享受單人三類低保。這樣保障對不對?

答:戶主肢體四級殘疾,不符合按單人戶納入農村低保的相關政策規定。戶主的妻子退出低保范圍后,困難殘疾人生活補貼也將取消。如生活困難,要及時給予臨時救助,確保基本生活不出問題

16、問:有一戶全家3口人,戶主今年31歲,2013年以來因患乳腺癌,治療費用達50萬元。丈夫今年30歲,于2011年在縣城買了一套商品房(70平米,約30萬元),丈夫戶口也遷到了縣城。丈夫的父親今年65歲,和戶主一個戶口。戶主因患乳腺癌,享受單人一類低保。這樣保障對不對?

答:這個家庭比較特殊,一方面戶主患重病剛性支出大,另一方面丈夫又購有商品房屬于“五有”人員。因此,縣民政局和鄉鎮人民政府要進一步入戶核查,看是否符合甘民發〔2018〕188 號文件關于“除因殘因病因學剛性支出較大、確實入不敷出、基本生活困難的按規定程序納入外”的規定。如符合這一規定,則繼續按單人戶施保,并完善相關佐證材料,落實備案制度。如不符合這一規定,則應退出低保范圍,生活困難及時給予臨時救助。

17、問:有一戶全家4口人,是建檔立卡貧困戶。戶主和妻子在當地硅鐵廠打工,月收入6000多元。兒子今年19歲,在上高中。女兒今年21歲,患有脊髓炎,完全喪失勞動能力,康復治療所需費用非常高(大約每天1000元)。目前,該戶全家4人享受農村三類低保。這樣保障對不對?

答:這戶人家雖然收入較高,但因病剛性支出巨大,屬于典型的入不敷出家庭。按收入和支出計算,全家4人應納入一類低保,并實施大額臨時救助,幫助其渡過難關。

18、有一戶全家4口人,是建檔立卡貧困戶。原來享受農村一類低保,原因是妻子癱瘓。后來妻子可以下床行走,于2017年退出低保,但仍然沒有勞動能力;家里有一個80多歲的老母親,需要常年照顧;兒子今年20歲,外出務工。這一家人該如何保障?

答:這個家庭4口人,其實只有兒子一個勞動力。戶主照顧妻子和老母親,可視為喪失勞動能力縣民政局和鄉人民政府應入戶核查,如家庭人均收入低于農村低保標準,應納入農村低保范圍

19、問:有一戶全家6口人,戶主今年40歲,妻子38歲,有三個孩子,分別是11歲、4歲半、1歲半,其中最小的孩子患有白血病(已花費十幾萬元)。戶主的父親患有心臟病。目前該戶享受二類低保,2018年享受過500元的臨時救助。這樣保障對不對?

答:對于這一戶,雖然有所收入,但屬于嚴重入不敷出,鎮政府給予500元臨時救助更是杯水車薪。因此,應將該家庭調整為一類低保,并實施大額臨時救助,幫助其渡過難關。

20、問:有一戶5個人,戶主今年21歲(肢體一級殘疾),妹妹上高中一年級,父親三年前因癌癥已去世(花了好多錢),母親今年50歲(打工照看孩子上學),爺爺奶奶今年70多歲(奶奶肢體二級殘疾)。戶主在村里開了個小賣部(能掙個零花錢)。目前全家5人享受二類低保。鄉鎮問低保應不應該取消?

答:這是一個“有經商辦理市場主體”享受低保的問題。從表述看,這一戶享受二類低保是合理的,絕對不能取消,只是要做好備案。縣級民政部門和鄉鎮人民政府可進一步入戶核查,如剛性支出較大,還可調整為一類。

責任編輯:

發表評論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網站簡介 | 版權聲明?| 聯系我們?| 媒體矩陣?|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6201018???ICP備案號:隴ICP備12000652號??主辦單位:甘肅臨夏民族日報社
地址:甘肅省臨夏市紅園路42號???郵編:731100???電話:(0930)6219348???傳真:(0930)6212232
Copyright?2009-2010 中國臨夏網 www.fnqwod.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公鸡王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