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當前位置: 首頁 > 花兒 > 花兒研究 >

周夢詩:花兒逐夢人

東方呀發白者四城門開, 十八歲的阿姐們擔水者來。出了個城門上南山的坡,南坡上遇見了娘家的哥。搬過個石頭讓哥哥坐, 尕妹妹給你哈說難過…… 1966年7月的一天,臨夏州社教干部周夢詩在去臨夏縣下鄉路過時,一首凄惻哀婉的民歌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循聲望去,但見金黃色的麥田里幾名年輕的女子一邊揮鐮割麥,一邊在忘情地低吟高唱。 這不正是自己苦苦尋覓了多年的花兒敘事詩《索菲亞訴苦》嗎?周夢詩心中一喜,趕緊把幾個女子叫到跟前,一邊聆聽她們歌唱,一邊把歌詞詳細記錄了下來。 悠揚動聽的花兒敘事詩《索菲亞訴苦》就這樣經過周夢詩的多次搜集和反復推敲整理后,在花兒歌手中迅速傳唱開來。 周夢詩,臨夏州文化館原館長、中國民協會員、中國歌謠協會理事、甘肅省花兒研究會理事、《回族文學》專欄作家、臨夏花兒研究會...



馬蓮繩攔路對“花兒”

蓮花山“花兒”會上,馬蓮繩攔路對“花兒”。本報記者史有東攝...



河州“花兒”唱牡丹

(接9月5日四版) 牡丹長給者蕁蔴里, 左摘右摘是扎哩; 尕妹妹出門是挨打哩, 公婆看見是罵哩。 小阿哥出門跑買賣, 身在外, 月月里打一封信來; 三月里不來四月里來, 牡丹月, 家里的牡丹啥看來! 腳穿上麻鞋圖輕巧, 頭戴的二細子草帽; 河州的腳戶哥到來了, 店里的二牡丹笑了! 野花坡里的干樺梢,我當成牡丹樹了;尕妹妹搭下的閃閃橋, 我當成陽光的路了。 好兔不吃窩邊草, 端啃些牡丹的根哩; 你說拉倒就拉倒, 這么者罷下是恨哩。 山里的牡丹雪壓了,靈之草搭不起架了;無情無義地撇下了,你罷是我不能罷了! 天上的黑云彩打滾哩,山尖上白云彩繞哩;我維的牡丹哄人哩, 心肝上拿刀子攪哩。 一陣子冰蛋一陣子雨, 冰蛋蛋花園里滾哩; 我栽的牡丹你挖者去, 白操了兩年的心哩。 金絲線配了個銀絲線, 裹肚上繡上的牡丹;...



和政新編“花兒”

《新農村賽過了天堂》 白綢子繡上個金鳳凰, 紅綢子繡哈的鴛鴦; 松鳴巖的“花兒”滿山崗, 新農村賽過了天堂。 《尕光陰拌糖著里》 園子里長的百樣子樹, 白牡丹為王者里; 莊稼人走的是黃金路, 尕光陰拌糖者里。 《共產黨好比個紅太陽》 松木的椽子松木的梁, 鋁合金做哈的門窗。 共產黨好比是紅太陽, 老百姓享受了光芒。 《尕姑舅漫上個少年》 和政縣有一個滴珠山, 尕公園修哈得干散。 你拉上二胡我三弦, 尕姑舅漫上個少年。 《旅游的圣地是法臺山》 一道道山來一道道川, 濱河路修哈得寬展。 旅游的圣地是法臺山, 彩虹道賽過了仙苑。 《頓頓里吃上了面片》 山上的松柏綠艷艷, 院子里開滿了牡丹。 前幾年三頓三包谷面, 這幾年頓頓是面片。...



河州“花兒”唱詞精選

正月十五雪打燈, 今年的莊稼們太平; 對河兩岸你打聽, 維人者沒想過外心。 注:沒想過外心是指從未有過移情別戀之事。 二月里到時了者龍抬頭, 王三姐要打個繡球; 我兩人商量者同路走, 窮歡樂它還在后頭。 三月里到了者三月三, 王母娘娘的圣誕; 一年三百六十天, 沒有個不想的一天。 四月里了者四月八, 各廟里把香兒哈降下; 小妹妹降香者為的啥, 你把良心哈壞下。 注:良心哈壞下意為變心、背棄。 五月里到了者五端陽, 要喝些雄黃的酒哩; 醉倒了睡的者你懷里, 問哥哥你幾時走哩。 六月里到了者日子長, 河灣里洗衣裳哩; 小妹妹好比是高白楊, 阿哥們歇蔭涼哩。 (選自《河州花兒》郭正清著)...



河州“花兒”賞析

走近個大門往樹上看, 喜鵲兒盤窩者哩; 揭起個門簾往炕上看, 白牡丹睡著者哩。 [題解] 這首“花兒”首刊于朱仲祿整理《花兒選》176頁(1954年3月西北人民出版社)。原錄第一句為“出去個大門往樹上看”,是出自己的家門,看喜鵲盤窩,視作吉兆,料到此去能會到情人;“走近個大門往樹上看”,則表現了出遠門的丈夫回來了,走近大門時看到喜鵲盤窩的吉兆,知道妻子在家。此處取后者意義,將“出去個大門”校作“走近個大門”。 [注釋] [走近個大門往樹上看]二句表示歌者出門回來,擔心妻子回娘家,故下意識地先往門前樹上看了看,結果看見喜鵲在盤窩,是個吉兆,知道妻子在家,心中竊喜。 [揭起個門簾往炕上看]二句“白牡丹”指妻子。二句表現歌者走進家里,院子卻無動靜,不知妻子到哪里去了,心生疑竇。揭起門簾往炕上看的時...



河州“花兒”的修辭——夸張

(接9月5日四版) 二、夸張 夸張,是為了達到某種表達效果的需要,對事物的形象、特征、作用、程度等方面著意夸大或縮小的修辭方式。這種修辭手法自古在詩文中廣泛運用,劉勰《文心雕龍》曰:“故自天地以降,豫入聲貌,文辭所被,夸飾恒存。雖詩書雅言,風格訓世,事必宜廣,文亦過焉。是以言峻則嵩高極天,論狹則河不容舠,說多則子孫千億,稱少則民靡孑遺;襄陵舉滔天之目,倒戈立漂杵之論;辭雖已甚,其義無害也。”夸張主要運用豐富的想象力,在客觀現實的基礎上有目的地放大或縮小事物的形象特征,突出事物的本質,或加強某種感情,強調語氣,烘托氣氛,引起讀者的聯想,以增強表達效果。夸張可分為三種形式,即擴大夸張、縮小夸張和超前夸張。擴大夸張就是故意把客觀事物說得大、多、高、強、深等的夸張形式,縮小...



“花兒”唱紅了牡丹 牡丹催生了“花兒”

“花兒”唱紅了牡丹 牡丹催生了“花兒” ——經典牡丹“花兒”賞析 前言:隨著歷史的沉淀,一曲曲經得起時間檢驗的“花兒”風靡河湟。在這些經典的“花兒”曲令中,牡丹“花兒”成了一個體系。縱觀歷代“花兒”曲令,以牡丹意象為載體的“花兒”曲令之多,是其他意象不可匹敵的。此文從藝術層面入手,對牡丹“花兒”做了多層次、多視角的分析。 一 上去個高山望平川,平川里有一朵牡丹; 看去是容易摘去是難,摘不到手里是枉然。 這首“花兒”的前兩句采用比興寄托手法,把心儀已久的“尕妹”直接喻為“牡丹”,使這首“花兒”顯得含蓄溫婉,不失民歌簡明樸實、平易近人的本色。 只有堅韌不拔之毅力,才能登上絕頂我為峰。登高而觀,望者遠,才能看見平川上那一朵最耀眼的牡丹,不過“看去是容易摘去是難”。如果你竭盡全力...



河州“花兒”賞析

試探篇 白牡丹白者耀人哩,紅牡丹紅者破哩; 尕妹的半個里有人哩,沒有是我陪者坐哩。[題解] 這首花兒首刊于袁復禮《甘肅歌謠》(民國十四年三月十五日北大《歌謠周刊》第八十二號。由于河州方言和花兒格式的關系,對原錄作了適當校訂。 [注釋] [白牡丹白者耀人哩二句]“耀人”,光線很強或者色彩絢麗刺目,讓人睜不開眼睛謂之耀。“白者耀人哩”,說的是白牡丹淡綠淡黃的色彩,在太陽映照下發出的奪目光彩。“紅牡丹紅者破哩”,“破”是紅牡丹破苞怒放的樣子,表現出紅牡丹紅紫黑三色聚在一起,有色彩爆炸的感覺。二句以“白牡丹白者耀人哩”寓喻“尕妹”體形的端莊清雅可意;以“紅牡丹紅者破哩”寓喻“尕妹”氣質上表現出的青春性感、動人。 [尕妹的半個里有人哩二句]“半個哩”,旁邊,身旁。“陪者坐哩”,陪同陪伴,這...



花兒——活著的詩經

歷史淵源 “花兒”是流傳在中國西北部甘、青、寧三省(區)的漢、回、東鄉、保安、撒拉等多民族共創共享的民歌。因歌詞中把女性比喻為花朵而得名。它用漢語演唱,在音樂上受羌、漢、土各民族傳統音樂的影響。“花兒”產生于明代初年(公元1368年前后)。由于音樂特點、歌詞格律和流傳地區的不同,又被分為“河湟花兒”“洮岷花兒”和“六盤山花兒”三個大類。人們除了平常在田間勞動、山野放牧和旅途中即興漫唱之外,每年還要在特定的時間和地點,自發舉行規模盛大的民歌競唱活動——“花兒會”,具有多民族文化交流與情感交融的特殊價值。 “花兒”內容豐富多彩,形式自由活潑,語言生動形象,曲調高昂優美,具有濃郁的生活氣息和鄉土特色,是西北高原人情感的表達和反映,深受各族群眾的喜愛,被譽為“大西北之魂”“活著的詩...



婉轉悠揚的河州“花兒”曲令

花兒”曲令就是“花兒”的曲調,不同的“令”標志著不同的曲調。“花兒”的“令”是“花兒”原名“勒”的諧轉音。“勒”是藏語“歌”或者“音調”的意思。在多民族聚居區的人們,受藏族的影響,把曲調稱之為“勒”,后為現代文人整理為諧音字“令”,也是酒令的“令”字的借用詞,現已約定俗成。 河州“花兒”的音樂色彩紛呈,曲令非常豐富。“花兒”的曲調稱令,王沛先生在《中國花兒曲令全集》中編選河州型“花兒”令143個,曲340首。就這個數字而論,河州“花兒”曲令是非常豐富的。 河州“花兒”曲令的命名方式主要有以下幾種。一是以地名命名,如《河州大令》《孟達令》等。二是以曲中的程式化襯詞命名,如《白牡丹令》《大眼睛令》等。三是以民族命名,如《保安令》《土族令》等。四是以曲調特點命名,如《三起三落令...



花兒“皇后”——蘇平

2013年,蘇平參加臨夏花兒藝術節時接受甘肅衛視文化頻道的采訪。(逸民攝) 蘇平,新中國培養的著名花兒歌唱家,杰出傳承大師。她將精心“打扮的花兒”演唱到國內外的許多地方,得到中外文化界的高度贊賞。1984年后任政協甘肅省第五、六、七、八、九屆常委,1992年被甘肅敦煌藝術劇院聘為國家一級演員,2000年后任甘肅省音樂家協會副主席,2006年8月任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花兒文化專業委員會副主任等。 蘇平的音質柔美清亮,充滿西北山野風味;她編創的詞曲意韻別致,引人入勝;她的演唱富有激情,震撼人心;她為花兒文化走向世界作出了重要的貢獻。蘇平是中國歌壇的“常青樹”,祝福她花兒天香,魅力永駐。 著名歌唱家 1942年7月,蘇平出生于青海省化隆縣的農民家庭,她的童年是在父母親的民歌和撒拉族鄉親的花兒聲中度過的。1959年...



河州“花兒”賞析

●郭正清 贊美篇 袖筒里筒的千里眼, 遠山哈照成個近山; 遠看黃河是一條線, 近看黃河是海沿; 遠看尕妹是藏金蓮, 近看尕妹是牡丹。 [題解] 這首花兒首刊于張亞雄《花兒集》148頁(民國二十九年重慶版)。這是一首流傳很廣的三段式賦式花兒,原錄只有兩段,今按流傳句補上第一段。 [注釋] [袖筒里筒的千里眼二句]“袖筒”,筒此處為名詞,指袖管。“筒的千里眼”,此處筒為動詞,指裝在袖筒或藏在袖管。“千里眼”,望遠鏡。二句說明借助千里眼把遠處的山拉到近山看。亦謂一件東西可以看遠景,也可以看近景。 [遠看黃河是一條線二句]“一條線”,喻黃河之長;“海沿”喻黃河之寬。二句展現黃河的雄威氣勢。遠看黃河是一條線,蜿蜒奔騰沒有盡頭;近看黃河是海沿,水波浩蕩,無邊無際。 [遠看尕妹是藏金蓮二句]“藏金蓮”,藏紅花...



“西北花兒王”—朱仲祿

在中國花兒傳承的過程中,各民族歌手是重要載體,是花兒生生不息的靈魂。歌手既是原創者、演唱者,也是改編者、傳播者,歌手使花兒插上翅膀飛向遠方,花兒也使歌手披紅掛彩,聲名遠揚。千百年花兒的傳承史,其實就是各民族歌手的演唱史。 漫長的封建社會,花兒文化備受歧視,各民族花兒歌手名不見經傳。20世紀初爆發的“五四運動”,使花兒等民間文化艱難地步入文化領域。1949年后,花兒迎來春天,各民族花兒歌手破天荒地登上首都的“大雅之堂”,受到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接見,使歌手們備受鼓舞,開始了花兒歌手輩出的新時代,也催生了演唱、傳承、弘揚等領域引領時代潮流,推動花兒走向世界的“花兒王”、“花兒皇后”等。 朱仲祿(1922.2—2007.12),著名的花兒演唱家、編創家、研究家和杰出的花兒傳承大師。演唱道路曲折,藝...



河州“花兒”的音調旋律 (二)

◇ 董克義 歌詞的結構 “結構”一詞,原是建筑學上的一個術語,它指的是建筑物的內部構造,整體布局。由于文章的構造和它道理相同,所以它很早就被借用過來,表示文章的組織、結構,因此“花兒”歌詞的結構也可稱“花兒”歌詞的建筑。 河州“花兒”的歌詞結構規整,有四句式、折斷腰式,其中四句式是最典型、最常用的形式,每首四句,分為上下兩段,每段有上下句組成。如: 核桃樹開花的人沒見, 綠核桃咋這么大了? 我倆人好哈的人沒見, 名聲兒咋這么大了? 四句歌詞隔句相對,一、三句相對,字數相同,二、四句相對,字數一致,單句對單句,雙句對雙句,形成上下段對稱的結構形式。這種隔句相對、上下段對稱的結構形式是河州“花兒”在結構形式上的最突出的特征。演唱“花兒”時,先唱上段歌詞后重復唱下段歌詞,這...



網站簡介 | 版權聲明?| 聯系我們?| 媒體矩陣?|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6201018???ICP備案號:隴ICP備12000652號??主辦單位:甘肅臨夏民族日報社
地址:甘肅省臨夏市紅園路42號???郵編:731100???電話:(0930)6219348???傳真:(0930)6212232
Copyright?2009-2010 中國臨夏網 www.fnqwod.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公鸡王客服 股票融资融券操作案例 股票配资余额 三分彩 配资178 如何认购新股 鼎天配资 北单比分开奖赔率查询 浙江11选5 万宝配资 金盈有道配资 任选9场 日照股票配资公司 601288股票 日海通讯有限公司 黑龙江36选7 股票配资平台找恒瑞行配资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