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當前位置: 首頁 > 花兒 > 花兒動態 >

柯楊:花兒文化的培育者

2019-06-21?來源:臨夏州文聯 ?記者: ?點擊數:

你生前平易近人,樂于助人,有很好的人緣關系。你在大學執教,常常應邀去基層講學采風,為其他人修改作品,指導論文,不辭勞苦,深受廣大民間文學愛好者的尊重。你曾經撰寫的《蓮花山花兒程式論》一文從“蓮花山花兒的創作程式類型”“蓮花山花兒的對唱程式對歌手即興創作的影響”“程式規限下民間歌手的創造性”三個方面對蓮花山花兒程式作了全面深刻的論述。你通過接待來甘肅蓮花山考察采風的外國專家學者,通過指導外國研究生,通過多次參加國際學術會,通過寫文章,系統全面地向國外介紹蓮花山及河州花兒,讓中國西北花兒及花兒學傳遍世界。

                                                                       ——張曉東手記

驚悉柯楊先生不幸逝世的噩耗,我感到十分震驚。我為我國高等教育界失去了一位德高望重的著名教授而深感惋惜,也為我國學術界失去了一位著名民俗學家和花兒研究的領軍人物深感痛惜,也為自己失去了一位兄長般的導師深感悲痛!和柯先生結識交往的許多情景,不禁一下子涌上心頭。

1996年12月的一天,我從甘南合作去蘭州參加《甘肅高師學報》編輯工作會議。會議期間,《甘肅高師學報》主編許文郁女士特意告訴我:“蘭州大學中文系教授柯楊先生特別想見見你,希望這次會議結束后您去看望他。”我當時真有些愕然,一則我從不認識柯先生,二則柯先生大名如雷貫耳,是全國著名教授,學術泰斗,平時無緣接觸,現在卻突然主動提出要見見我,真有一種受寵若驚的感覺。許主編見我有些吃驚,便給我說明了其中緣故。原來柯先生見到了該年我在《甘肅高師學報》上發表的一篇學術論文《藏語對臨夏方言的影響》,他對這篇文章很感興趣,向許主編要了兩份刊載這篇文章的學報,并當即向許主編說了要見見我的想法。

       會議結束后,已是下午五點多了。那天天氣寒冷,大雪飛揚。我胡亂吃了一碗牛肉面,便買了一箱蘋果作為見面禮物,直奔蘭州大學去拜見柯先生。一路堵車,好不容易來到蘭大柏宅見到柯先生。柯先生一見我便上前熱情握手,微笑著說:“君子之交淡如水,還帶什么禮物呀?”說得我有點不好意思,也為他的平易近人所感動。

       柯先生名氣大,但住房并不寬敞。不大的一間客廳,也是他的書房。靠墻的三面都是高大的書柜,書柜里整整齊齊擺放的全是書。幾句寒暄之后,我們的話題很快轉到學術上,他首先稱贊了幾句我的那篇論文,接著介紹了他正在做的民俗和花兒研究工作,也希望我也抽空研究花兒和民俗。末了,他說只要我同意,他準備介紹我加入甘肅民間文藝家協會,填表等有關手續由他來辦,我不用管了。我當即表示非常樂意,因為對我來說這真是求之不得的機會。正是在柯楊先生的關懷和幫助下,我榮幸地加入了甘肅省民間文藝家協會。說實話,我雖然此前在花兒創作等方面,寫過一點東西,但我清楚地知道參加這一組織其實還很不夠格的,是柯先生有意在提攜我。

       我第二次去柯先生家是在2016年12月的一天。當時拙著《論藏族文化對漢族文化的影響》剛出版不久,我將拙著送給柯先生,也順便看望他。我離開時,他回贈了我一本他的書。我的這本書是一本藏學著作,不是花兒方面的專著,其中只有兩篇涉及花兒,主要論述藏族文化對河州花兒和洮岷花兒的影響。沒想到柯先生在2007年寫的一篇學術論文《民俗主義對花兒研究的啟迪》中將其列為自首屆花兒學術討論會以來出現的20部花兒研究專著之一,而且位列第11位。我十分感動,這只能看作柯先生對我的莫大鼓勵。

       2000年9月的一天,柯先生和蘭大中文系主任趙小剛先生來到甘南,在合作當周旅游點同甘南州有關領導聚會,其間他特意打電話叫我參加。當時我擔任甘肅民族師范學院漢語系主任,立即意識到這是請先生給漢語系學生作一次學術報告的難得機會。聚會中間邀請先生晚上給我系大學生作一次學術報告,柯先生欣然表示同意。晚上七點半,學術報告在學校階梯教室準時舉行。

       柯先生是名震全國的著名學者,消息傳出,前來聽學術報告的不光有漢語系學生,還有其他系的不少學生和老師。能容納千人的階梯教室里座無虛席,連走道中也站滿了聽眾。當時我一方面為大家能聆聽到先生的學術報告感到欣喜,另一方面也暗暗替先生有點擔心:先生未做任何準備,未拿任何講稿,講什么?能成功嗎?這些大學生聽過不少名人做的學術報告,不可小覷,是特別挑剔的。但實際情況證明我的擔心完全是多余的。柯先生雖然未做任何準備未拿講稿,但這次學術報告異常成功。眾多民俗學知識對他來說,如數家珍,他信手拈來,高深的理論和生動的舉例巧妙結合,再加上他聲如洪鐘,善于表述,語言幽默生動,全場學生聽得十分著迷。會場中忽而寂靜無聲,忽而哄笑一片,忽而掌聲雷動。會后學生們一致反映這次學術報告特別精彩,大開眼界,收獲巨大。更讓我感動的是,柯先生作完報告后,我按照慣例,給先生送上講課費,但他堅辭不收。

       我跟先生多次參加過花兒研討會,諸如2007年岷縣花兒學術研討會,2011年蘭州花兒保護論壇,2013年臨夏第三屆全國花兒學術研討會,2014年青海花兒論壇。我們曾一起冒著毛毛細雨登過岷縣二郎山,一起陶醉于青海互助丹麻花兒會上土族歌手漫的風格獨具的花兒,一起傾聽過臨夏“百益杯”花兒藝術節上眾多花兒歌手的高水平演唱,一起在席間磋磨過民俗和花兒問題。當然我也多次聆聽過先生在花兒研討會上的高論。在每次花兒研討會上,他的發言總是最受人關注、最受人歡迎,聽后也讓人最受啟發最受教益。例如:在首屆花兒學術討論會上,他號召與會花兒學者“要努力攀登花兒研究的新高峰”;在岷縣花兒學術研討會上,他提出花兒研究要放在民俗學的大背景上,不能就花兒研究花兒;在蘭州花兒論壇上,他強調花兒在注意保護、傳承的同時還要努力創新;在青海花兒論壇上,他提出花兒與花兒會的保護應有“國家在場”,也就是說各級政府要首先擔當起保護花兒和花兒會的責任。他的這些高論對進一步做好甘肅省乃至全國花兒工作都具有重要的指導意義。      

       柯先生性格活潑開朗,他不僅研究花兒,而且喜歡唱花兒,演唱水平也比較高。有一次在花兒研討會結束后回賓館的路上,他雖然已是年近八十的老人,卻竟然在車上第一個漫起了花兒,而且歌聲非常悅耳動聽,一下子贏得了大家的掌聲。

       2014年參加青海花兒論壇期間,他還對我說他身體沒有什么毛病,當時我聽后非常高興。沒想到現在卻突然離開了我們。柯先生的逝世無疑是甘肅省乃至全國教育界和學術界的重大損失,這一損失實在是難以彌補的。但我堅信,柯先生雖然逝世了,但他留下的眾多寶貴學術著作尤其是其中的高論,必將繼續指導我們繼續做好民俗和花兒研究工作。他生命不息學術研究不止的奮斗精神,必將激勵更多學者像他一樣勇于攀登學術高峰!他和藹的面容、親切的話語、崇高的品格,也必將永遠活在聆聽過他教誨的無數學子們的心中,活在他一生關愛過的他的親友們的心中,也活在我們這些熟悉他熱愛他并得到過他熱情關心幫助的眾多學者的心中。


責任編輯:馬忠英

發表評論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網站簡介 | 版權聲明?| 聯系我們?| 媒體矩陣?|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6201018???ICP備案號:隴ICP備12000652號??主辦單位:甘肅臨夏民族日報社
地址:甘肅省臨夏市紅園路42號???郵編:731100???電話:(0930)6219348???傳真:(0930)6212232
Copyright?2009-2010 中國臨夏網 www.fnqwod.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公鸡王客服